對話 狂野 溫柔 - 莊淑文鋼琴獨奏會
對話 狂野 溫柔 - 莊淑文鋼琴獨奏會
Shu-Wen Chuang Piano Recital
主辦:繆斯藝術文化有限公司 02-2364-0052
德國岱特摩音樂院與紐倫堡音樂院,取得大師等級文憑Meisterklassendiplom。2009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 Karl Drechsel Förderpreis 3 rd Prize ; 留學期間贏得DAAD 獎學金及 94 年度公費留學獎學金。

鋼琴先後受教於林麗真、黃雅燕、盧瓊慧、郭亮吟、杜夢絃、德籍鋼琴家魏樂富 Rolf-Peter Wille 、俄籍鋼琴家Anatol Ugorski、及羅馬尼亞鋼琴家Gabriel Rosenberg。並曾於鋼琴家 A. Schiff、L. Naumov、傅聰等大師班接受指導。 曾受邀與台南市青少年交響樂團、關渡室內樂團、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弦樂團及雅加達交響樂團合作演出。演奏足跡及於台灣、德國、奧地利、匈牙利、中國及印尼。

2010年起任教於台南應用科技大學音樂系、台南女中音樂班及大成國中音樂班。

曲目簡介

J.S. Bach :Partita Nr.2 in c-Moll

C小調第二號組曲,作品826號,以法國序曲風格的Sinfonia開始 - 高貴嚴謹,這個有附點音符的樂章,能表達巴赫鍵盤音樂的美與深度,可分成三個部份:第一部份沉重,富戲劇性;第二部份的主題動態不大,具有舒緩與寧靜感;最後則根據這個主題繼續變化,輕盈而活潑,充滿了巴赫對位法與節奏創作上的靈巧。
第二段Allemande是溫柔和憂鬱的,這淡化了原來的舞蹈元素,卻暗潮洶湧。其中隱含了許多精妙的對位細節,當這些動機浮現時,常讓人覺得耳目一新。
接下來是活潑的Courant,強調前進的動力,既陽光又優雅,對位元素並不突出,而是趨向融合。

隨之而來的Sarabande,莊重緩慢,幾乎像一首讚美詩。接著出現的Rondeau,活潑熱鬧富有節奏感,充滿趣味性,展現了法國風格在這部組曲中的影響力;最後的Capriccio,絕不能輕忽!它改變了慣例,取代了Gigue。樂曲可分成兩大部分來看,第一部份結構堅實,第二部分則是一開始的素材以倒裝的方式呈現。整體而言,不論在內容或風格方面都是大膽而嚴肅的音樂,對演奏者而言毫無疑問是極大的挑戰!

L. v. Beethoven :Klaviersonate Nr. 7 in D Dull, Opus 10 Nr. 3

1797年貝多芬完成作品十號,包含三首鋼琴奏鳴曲,這些早期的創作充滿貝多芬獨特的樂思,他不僅已經掌握維也納古典風格的樣式,此外更在動機性的織體,與瞬間改變的和聲處理上,顯示他是一顆未經琢磨的鑽石。音樂匯報 (Allgemeine musikalische Zeitung)評論說,貝多芬是一位天才,具有原創性,而更重要的是,他是獨立的。

作品10號中的三首鋼琴奏鳴曲,第三首D大調,總結了整套作品,形式上重回到早期的四個樂章,是三首奏鳴曲中篇幅最長、最重要、最傑出的作品,嚴謹的運用音樂素材,並要求高超的演奏技術,在在表現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在不斷演變之下的卓越水準。

樂曲一開始是熱情的主題群,它們是以斷奏演出的八度音動機開展而來,這一連串的八度音對演奏者而言首先就是技巧的挑戰,此外每個小節中的動機與主題間的關係都具有意義,考驗著詮釋者對結構上的理解。

第二樂章是一個悲傷的慢板,貝多芬曾經對學生辛德勒說:這樂章要「用各種光影變化的色調,來描寫悲傷者的心情。」Largo e mesto,緩慢而莊嚴,厚重、陰暗的和絃,呈現了貝多芬前所未有的聲響,儘管其中也有激情的片刻,但終究抵擋不了樂曲給人消極的感覺;如果再對照貝多芬耳疾惡化的階段,更不難感受優美旋律中的無奈、哀傷與憂鬱。這種「人為的陰暗」曾在當時被嚴厲的批評,但如今後見之明,終能清楚看見,貝多芬已超前進入浪漫主義了!但相對於前者,

第三樂章《小步舞曲》充滿愉悅與歡樂,中段以右手三連音為中心,左手反復跳躍很大,然後再回到小步舞曲結束;直到輪旋曲形式的終曲樂章,從一個小小的核心思想出發:一個主題,被延長的休止分開,使它看起來完全不像主題,但就在這和諧的聲音與片刻的寂靜之間,有聲與無聲的對話,暗示著貝多芬似乎在發問、尋找、思考與猶豫。尾奏是活躍的,但樂曲卻在平和、安靜,不帶神秘感的氛圍中結束,這樣的結尾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無怪乎當時人稱它「怪異」!


R. Schumann :Davidsbündlertänze Op. 6

舒曼於1837年九月底完成《大衛同盟舞曲》,在此前不久他才與剛滿18歲的克拉拉祕密訂婚,開始過著在希望與恐懼之間擺盪的日子。因為克拉拉的父親正是舒曼的鋼琴老師,他認為舒曼妨礙了女兒的事業,不斷極力的阻撓,在此時創作的《大衛同盟舞曲》也反映了舒曼現實生活中最劇烈的起落。

《大衛同盟舞曲》是一部舞曲集,屬於舒曼早期的作品。如果,作品《狂歡節》(Carnaval, op. 9) 就是「大衛同盟」成員的化裝舞會,那在《大衛同盟舞曲》中,我們則可以更進一步了解他們的性格。但舒曼沒有讓所有成員上場,卻主要集中在兩個主角上 - 佛羅列斯坦和優瑟比斯:舒曼在每一首曲子的後面,都附上了F或E的英文字母,它們分別是「佛羅列斯坦」和「優瑟比斯」的縮寫,而藉著這個的字母,聽者就能辨別出該段音樂屬於什麼樣的風格了。

《大衛同盟舞曲》包含18段性格小品(Character Piece),分兩冊,各九首出版,每一段音樂都有不同的個性,如果聆聽時就一邊為每一段小品分類 – 是有力的(No. 3, 4, 6, 8-10, 12),或柔和的(No. 2, 5, 7, 11, 14, 18),絕對沒錯!因為舒曼確實凸顯了這兩種對比的性格!不過,仍有例外:那就是集佛羅列斯坦和優瑟比斯於一身的段落,如No.1, 13, 15, 16, 17等。以樂曲的長度來說,每一段的長度都不同,最長的有四到五分鐘,最短的卻不到一分鐘,完全不像一般舞曲集的格式。此外,寬廣的和弦,讓音樂聽起來彷彿「沒有結束」,也給每一段音樂獨特的風格。儘管如此,樂曲彼此之間依然在「主題動機」上互相保有關聯性。
立 即 購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