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頓.費德曼:《致高斯頓》 ─ 如果有人想睡覺,那就讓他去睡
摩頓.費德曼:《致高斯頓》 ─ 如果有人想睡覺,那就讓他去睡
主辦:陳宜鍾、伊通公園、涴莎藝術展演中心(涴莎室內樂團)
如果有人想睡覺,那就讓他去睡—摩頓.費德曼的《致高斯頓》

If anybody is sleepy, let him go to sleep—“ For Philip Guston” by Morton Feldman
  
▍作品編制及演出人員
長笛、短笛、中音長笛/ 廖薏賢 Yi-Hsien Liao
擊樂 (木琴、鐘琴、鐵琴、管鐘)/ 廖海廷 Hai-Ting Liao
鋼琴、鋼片琴/ 陳宜鍾 Yi-Chung Chen
  
▍作品介紹
《致高斯頓》(For Philip Guston)為美國作曲家—摩頓.費德曼(Morton Feldman)於1984年題獻給美國畫家高斯頓的作品。編制為鋼琴、擊樂與長笛;演奏完全長共為四至五個小時。
費德曼(1926-1987)於五O年代結識了美國作曲家約翰.凱吉(John Cage),凱吉鼓勵他大膽實驗音樂的自由,於是,費德曼開始在記譜與聲響裡開鑿屬於自己的語言。為此所發明的「圖譜」,便是改編了統計學,並摒棄了傳統五線譜,以大小不一的塊狀標記聲音的成分與細節,演奏者在一定的範圍裡可自行決定音高、節奏與時值。
期間,費德曼也認識了美國許多畫家—羅斯科(Mark Rothko)、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勞申堡(Robert Raushenberg),還有高斯頓(Philip Guston)。抽象畫家講的「場域」似乎造成一種空曠與開放,隱隱擴及畫框之外,費德曼自覺受到抽象繪畫及其訴諸場域的想法啟發。

六O年代後,圖譜的開放性逐漸無法回應費德曼對精準度的要求,於是轉而回到五線譜上:「一個新的結構,必須要求更高的專注度,因此,精確地記譜法於我變得不可或缺了。」
七O年代開始,費德曼著手創作時間長度較長的作品,《致凱吉》(For John Cage)、《致馬可仕》(For Bunita Marcus),一個多小時;《致高斯頓》(For Philip Guston)四小時,《 第二號弦樂四重奏》(String Quartet II),演完則已六個小時。
  
《致高斯頓》於演奏者與聽者首先帶來的考驗即是時間,與寂靜。
  
前兩個小時呈現著粗硬地、頑固的素材,似乎以此磨去第一批聽眾;來到中段,開始賦予聲音調性與明顯的節奏感,你甚至會聽到一段不可思議地C大調,以及三音為一組的舞蹈片段。三樣樂器時常坐落在不同的拍號間,來達到「確實的精準喬裝出如同偶發的不精準。」
費德曼的天才總是在結尾,在那瞬間就像暫停在一個已然完整的狀態,鐘琴輕擊著下降、無瑕的C大調,作品在結束前重複了將近五十次,清澈的和聲,有時又如同薄霧般埋伏著和諧。我們也會聽到在鋼琴按壓的音堆中柔和響著如遠方的鐘聲。

費德曼就像打開了一個遠古的音樂盒,轉著迷幻如失憶、順序錯亂的曲調,我們在其中體證著聲響與沉默,時間重疊亦拆散的種種瞬間。
立 即 購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