両両製造聚團2018藝術家共製計畫-陳懷駿X賴家萱《婚姻殘景》
両両製造聚團2018藝術家共製計畫-陳懷駿X賴家萱《婚姻殘景》
主辦:両両製造聚團
両両製造X陳懷駿X賴家萱

節目介紹:

婚前像是在夢中反覆自毀與再建,婚後像是醒來了。
一對結婚數年的演員夫妻,以虛構故事與真實經歷交錯的方式呈現婚姻不同階段的場景與對話,相隔兩地的情人、蜜月小故事、餐桌上展開的猜忌與懷疑、當另一半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時的想像⋯⋯婚禮是一場不必要的華麗派對,婚姻讓人每日每夜不斷面對真實的自己,猶如演員面對排練場。所以我們對婚姻有興趣。

編導演介紹:
懷駿:「賴家萱,貓科兔屬,居住在仙界。每天除了喝露水之外,還要吃玻璃心拙夫的自尊心碎片(或者像貓一樣:打破了、但不吃)。身為不事生產的顯示者,凡事想得比凡夫俗子先進(最高紀錄的idea約莫早了十七八年);如果他有盡到顯示者告知的義務的話,此世絕非如今可比。除了撲蝶、咀嚼人心以致表演細膩專注之外,他還是家事高手。所有家事都有國家考試等級的專業程度,程序如治國般嚴謹繁瑣、不容絲毫怠忽。更甚者,程序一直在變換,脈絡與經驗皆深不可測。想幫忙家事又越幫越忙的時候,『人生,沒有參考書。』之類的名言會冷冷飄出給你參考(因此獲『語錄姊』美名)。他會製作蜂蠟布、自製清潔劑、以及籠絡(或驅逐)強烈性格人物的巫術。一生中曾經換過七七四十九次名字,給人造成捉摸不定、飄忽朦朧的玉女萱姑的幻覺。你覺得你不了解他時,他說:『我只是在放空啊。』;你以為你了解他時,他包容你的無知。他聽過他拙夫彈唱的一百首歌當中,只稱讚過七首、以無關緊要的外務打斷的則有八十九首、剩下四首皆以意義深長的微笑不語帶過。」

「戊戍年演技巨作為:高雄歷史博物館柯旗化故居沉浸式劇場《夢遊烏托邦》;本演出一場只有一位觀眾、可謂一票難求。」

家萱:「陳懷駿,一名犬系男子,最喜歡與各式樂器相處,目前已收集吉他、烏克麗麗、三味線、Bouzouki、馬林巴琴、小提琴、口簧、口琴、水管做的Didgeridoo,碰到鋼琴就想奏巴哈,也可以打一拳爵士鼓,畢竟是學過拳擊的。因爲學語言很好玩(?!)於是完全自學各種語言,比如學日語的目的是為了學蒙古文⋯⋯目前講蘇格蘭腔的英文,母語則為海口腔閩南語,最近自稱在學冰島語與希臘語。跟弟弟一起玩電動、摔角和畫插畫是他一輩子都會做的男孩兒的事。嗜飲、嗜睡、嗜可愛動物影片、嗜美劇與卡通。也許是因為哪顆星落在獅子座造成浮誇的表演風格與購物傾向。東西使用後不放回原位與所有東西不分類的塞進包包並陳列在任何可以陳列的地方的習慣,讓潔癖妻子翻白眼。婚後學會飯前洗手、睡前洗腳,持續學(規)習(訓)中。」

「2018年最值得說嘴的演出:亞戲亞劇團+亜細亜の骨《同棲時間》;本演出世界首演在新宿、未曾在華語地區上演。」

兩人皆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

主辦單位介紹:
両両製造聚團
喜歡劇場,能喜歡的什麼程度?
吳維緯、左涵潔,兩個什麼都做的劇場工作者,
在劇場一直以不同職稱交叉合作,
他們是舞者是舞監是執行製作是演員是設計,
這一切,就為了多在劇場待一秒鐘。
這一次,希望這一秒鐘能留下更多,
於是兩個人在2014成立了両両製造聚團,讓喜歡劇場的兩人可以把對劇場的愛更加超展開,以更多面向與可能性的創作走進劇場,期待劇場作為對生活、社會與人對話的有機體

立 即 購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