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TIFA-兩廳院年度製作《孽子》
2014TIFA-兩廳院年度製作《孽子》
Crystal Boys
主辦: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白先勇 同志文學經典 劇場磅礡呈獻

同志戀人不悔的狂情烈愛 父子親情的悔罪與救贖
一部探觸人性的經典小說 一齣絕美動人的真情好戲


台灣文壇備受推崇的作家白先勇於1983年出版的長篇小說《孽子》,在禁忌猶深的70年代,以同志間激烈的情感為經,華人社會最糾葛的父子親情為緯,交織出超越階層、時代和地域的「人性」,成為華人同志文學經典之作。小說首頁題獻,「寫給那一群在最深最深的黑夜裡,獨自徬徨街頭,無所依歸的孩子們」,點出了他的創作初衷。

2014年兩廳院年度製作《孽子》,首度以華文將原著搬上舞台,兩度改編白先勇著作並獲得金鐘獎的肯定(《孽子》得獎、《孤戀花》入圍)的導演曹瑞原走入劇場,以跨界美學觀點執導,用更精鍊而純粹的手法重新詮釋。不同於小說或電視劇的寫實處理,舞台版《孽子》透過虛與實的場景交錯,凝煉出孽子們的漂流與渴望,也運用了象徵性的肢體與舞蹈細膩刻畫,為本劇調揉特有的抒情詩意。

改編劇本為資深編劇施如芳,由「父子親情」和「同志情愛」為敘事主線交錯穿插,神話般的「龍鳳戀」將貫串全劇,呈現孽子們的愛恨癡癲,對親情對家的渴望,與死生乖離的親情悔罪和救贖,牽引觀眾重返那沒有黎明的神祕「黑暗王國」,再現新公園「青春鳥群」的悲歡年華。

此次跨界演出,邀集了劇場、影視、舞蹈、流行樂界的表演及創作名家大師與菁英攜手合作;包含了劇場影視老中青幼四代演員,包含了金鐘獎影帝后與國家文藝獎得主,帶領著新生代的偶像實力派演員一起飆戲;音樂部份特邀金曲獎詞曲創作者林夕、陳小霞及金馬獎作曲張藝譜寫詞曲,由情歌王子楊宗緯深情演唱主題曲;舞蹈則由吳素君編舞,太陽劇團(Cirque Du Soleil)張逸軍將以優異的肢體詮釋狂情烈愛的阿鳳傳奇,並率領18位男舞者,詮釋那隱身於黑暗王國中,青春鳥群的千姿百態與空寂無奈。

原著:白先勇
小說家、散文家、評論家、戲劇家。作為台灣現代文學的領航人之一,白先勇的小說擅長以現代主義手法,刻畫時代變革、新舊價值交替與中西文化衝擊下的人物心理,從《寂寞的十七歲》、《台北人》、《紐約客》到《孽子》皆然。兩岸均已出版「白先勇作品集」,且不斷有學者投入關於白先勇文學創作的研究,人數眾多,面向多元,形成白先勇文學經典化現象。他的作品也是導演們的最愛,已有多部改編成電影電視和舞台劇,膾炙人口;如舞台劇《永遠的尹雪艷》、《遊園驚夢》、哈佛大學英文版《孽子》; 電視劇《孽子》、《孤戀花》;電影《孽子》、《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玉卿嫂》、《最後的貴族》等。近年投入愛滋防治的公益活動並致力復興崑曲藝術,他所製作的《青春版牡丹亭》巡迴兩岸、美國、歐洲,不但獲得廣大迴響,並創下200場的驚人演出紀錄。

導演:曹瑞原
金鐘獎導演。曹瑞原的作品既有紀錄片的質樸寫實,又帶著強烈的戲劇性張力,擅長情緒氣氛的掌握,精準的時代氣味、豐厚的影像魅力、靈活的場面調度與統整演員風格的能力。作品屢獲國內、外影展肯定,並被認為是白先勇作品影像化的最佳詮釋者。所執導的電視劇《孽子》曾榮獲電視金鐘獎最佳連續劇、導演、女主角等6項大獎;《孤戀花》曾榮獲金鐘獎5項大獎及亞洲電視獎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及印度新德里影展評審特別獎;《飲食男女2-好遠又好近》榮獲柏林影展文化美食單元閉幕片。
此次首度執導舞台劇,將以跨界美學觀點與劇場創作對話,打造《孽子》的舞台風華。

編劇 施如芳
文學評論家王德威譽為「當代台灣戲曲的最佳詮釋者」,多次入圍台新藝術獎、金鐘獎傳統戲曲類節目。近年來跨界的觸角甚廣,寫過歌仔戲、京劇、崑曲、豫劇、歌劇、音樂歌舞劇。擅於量身設戲,合作過的演員和劇團,幾乎囊括臺灣戲曲中壯年輩的眾名角。為國光劇團和國家交響樂團跨界合作編創《快雪時晴》,被譽為台灣近十年最深刻的戲曲節目。為二分之一Q劇場編劇的《亂紅》實驗崑曲榮獲第11屆台新獎評審團特別獎。

原著:白先勇
導演:曹瑞原
編劇:施如芳
主演:丁強、唐美雲、陸一龍、柯淑勤、樊光耀、吳中天、莫子儀、張逸軍、劉越逖、王振全、陳何家、郭耀仁、林家麒、魏群翰、梁智瑜、焦點舞團17名男舞者
主題曲演唱:楊宗緯


票價:600 1000 1500 2000 2500 3200 3800

本節目因劇情需要,有吸煙畫面,請自行斟酌入場。並請注意吸煙過量有害健康。

演出長度:節目全長約210分鐘,含中場休息
演後座談:2/9(日)、2/16(日)於國家戲劇院大廳
《孽子》專屬官網:www.trend.org/crystalboys

-------------------------------------------------------

衝突、放逐、渴望愛與被愛的孽子-莫子儀專訪
文 汪宜儒

作家白先勇在1983年寫下《孽子》,在那個對同志汙名化的風聲鶴唳的年代,以有情筆法描繪出那一群被主流社會所放逐、輕視的同志孽子的生命模樣。時隔30年,台灣的同性婚姻平權、多元成家議題正發燒,《孽子》舞台劇也剛巧開始改編,明年2月將在國家戲劇院登場,形促成台灣社會重新思考同志處境的另一股力量。

讓人期待的是,在原著、電視劇版本中都貫串全劇的靈魂人物李青,這次由白先勇欽點的新生代演員莫子儀擔綱。三棲於舞台劇、電影與電視的莫子儀,自有一股優雅與頹廢交會而出的憂鬱感,這回面對白先勇筆下壓抑憤慨又渴求溫暖的李青,還有曾深植觀眾心中,由范植偉在電視劇版本中所詮釋的李青,莫子儀要如何演出當代的李青樣貌?

「李青這個角色,最大的痛苦在於與家人的衝突,卻又是在離家大半年之後才真正感到離開的孤單悽涼,還有與父親關係的決絕。但能怎麼辦呢?只能接受、背負,然後繼續生存下去。而這不單是李青的痛苦,所有新公園裡的青春鳥們都是如此。」莫子儀如此分析。

只是,電視劇與舞台劇的敘事方法本不相同,「電視有很多鏡頭可以描寫空間、情節與情感,但舞台劇得以角色去主述所有情節。」立基點不同,自然無從感受受比較的壓力,這部分,莫子儀顯得自信而從容。

莫子儀第一次讀《孽子》原著,是在高中時期,參加學校戲劇社時。「當時年紀小,沒有太仔細去看,但對一開場的父子衝突印象深刻,因為當時自己的年紀正是李青的年紀。」後來,在大學畢業那年,電視劇版本正風行,兩相對照之下,高中的閱讀回憶與當時畫面終於有了串連。

「在《孽子》電視劇之前,台灣的同志情誼很少被如此公開碰觸,或者都演繹得太浮誇刻意,真正核心的情感面,還有與社會的互動關係,都不曾被好好處理。」他認為,《孽子》的重要並非標籤、突顯了同志情感,「是很實在誠懇的看見同志的情感,還有與社會的衝突。」

莫子儀的身邊其實也有很多同志朋友,相處往來久了,一起上課,一起工作,他也理解得更透徹,「他們的情感,所有的喜怒哀樂以及需要,是普世的,你我、每個人都有的,說穿了,那都是關於愛。只是,我們可能太習慣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愛,就感覺同性之間的,不那麼正常。」不過,也因為不免被人以「不正常」看待,莫子儀也觀察到同志朋友們不論是面對創作或生活、與人互動間,都更加敏感與細膩。

他強調,「我的詮釋不會把重點放在外在的行為或動作上,而是遭受壓迫後、甚至是威脅之下的情感反應與內心感受。」所有的角色,必然有其中心思想,還有個人最大的痛苦與人生課題。

以李青這個角色為例,在衝突、被放逐,到流浪、承受種種難受情緒的過程之間,何以痛苦而不得解?何以掙扎又無法吶喊?「在現實中,本就有太多問題與衝突無法立刻被解決,怎麼辦?只能揹著,可能在持續痛苦中就漸漸麻木遺忘,直到某一階段才會想起,原來,還有憤恨有思念,也有牽掛與愛。只是,擺在眼前的最現實:下一頓飯在哪?該去哪落腳好?」莫子儀的語氣,在這一刻顯得和緩、體貼而包容。

要莫子儀演主角的機會很多,他的確擔了,也擔得起,問他在眾家孽子中最想演哪位?他回答得好堅定,解釋得眉飛色舞,「是老鼠。」「老鼠在故事中看來很不起眼,總幹些偷雞摸狗的事,但在我眼裡,這個角色性格最是寫實生動,他是個承受太多傷害與玩笑的人,也絕對會自卑、想要快樂,他偷他賤,都是為了證明自己存在。」

莫子儀最難忘故事中一幕,總是依靠他人幫助的老鼠,終於等到有天有能力邀約李青一起看戲,兩人相約老鼠家一同出發,卻因一場突發的小意外,老鼠被大哥大嫂給毒打了一頓,鼻青眼腫的老鼠,最後只能要李青拋下自己去看戲。「這一幕,我看著好痛,因為我自己也曾是老鼠那樣的人,渴望獲得認同,渴求一份無法從家人中取得的溫暖,所以我願意用盡各種方式去換取朋友的溫暖與認同,所以我拿出我的玩具,我請吃飯,而我只是想取暖,老鼠也是。」

面對近來發燒的多元成家與同性婚姻平權議題,莫子儀說自己從來就不是會偏激著要守護某一立場或主張的那種人,「我支持多元成家,支持同性婚姻,但我也不會去反對那些反對的人,不論面對誰,我都沒有立場去否定他們的存在。我認為只要不去傷害對方,大家都能表達自己的思想。」

演出長度:節目全長約210分鐘,含中場休息
演後座談:2/9(日)、2/16(日)於國家戲劇院大廳
《孽子》專屬官網:www.trend.org/crystalboys



※本中心表演藝術圖書館典藏本節目之相關精彩資料,詳細內容請參考http://libserv.ntch.edu.tw/related_catalog/index.asp?q=201402,並歡迎親洽表演藝術圖書館(國家戲劇院地下層)借閱使用。
立 即 購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