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歌劇院巨人系列-布拉瑞揚舞團 雙舞作《無,或就以沉醉為名》
2017歌劇院巨人系列-布拉瑞揚舞團 雙舞作《無,或就以沉醉為名》
STAY THAT WAY
主辦: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臺中國家歌劇院
布拉瑞揚舞團 雙舞作

歌劇院駐館藝術家 排灣族的布拉瑞揚
在返回家鄉的路上,跳出最漂亮的感動



2017全新作品《無,或就以沉醉為名》
STAY THAT WAY


作品簡介
「沉醉,就是完全沒有設限」—布拉瑞揚

20年前,雲門舞作《九歌》諸神中「湘夫人」片段悠揚的卑南族婦女吟唱,深深撼動了布拉瑞揚,讚嘆「我總覺得這個美好,如果可以被分享,這就是我想要做的」,埋下日後合作的種子。20年後,布拉瑞揚實踐當年心願,邀請原舞者創團團員柯梅英、賴秀珍、卓秋琴共同聚首,終於能將他心中惦記的美好分享出去。
舞者們跟著三位歌手一起整地、鬆土、學習歌唱、聆聽人生,在山上的勞動中尋找靈感,在碧海藍天下伸展肢體,發掘身體的澎湃能量,盡情沉浸在歌手渾厚溫潤的嗓音之中,調整彼此的頻率;於是,男子樂天振奮,女聲豁達寬厚。
《無,或就以沉醉為名》以歌聲融合舞蹈,活潑生動又新穎地讓我們不介意如枯葉般隨風飄零。


在擺脫了各種風格流派的印記之後,布拉終在原鄉的土地上找到了自己的動律與語彙。......蒼涼,有力。
—表演藝術評論台,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舞蹈學院系主任 張曉雄


特邀演唱/Muagai 柯梅英、Senayan 賴秀珍、Ivi 卓秋琴
三種聲音,三種風景,穿破都市叢林羈絆
一起溫柔又有力量地唱歌跳舞



「每次唱婦女吟唱的時候,我常常會有很多感動,你走到哪裡,原住民的歌好像就在對你說話一樣。」—柯梅英
「以前很年輕的時候一直想要出去,出去了之後繞一大圈,才慢慢認識自己,就又回來自己的部落。」—賴秀珍
「一天到晚都在學別族的歌,我自己部落的歌都不會,所以希望回到自己的部落,跟耆老學習唱歌。」—卓秋琴


三位「原舞者」創團時期的當家女聲,分別來自魯凱、卑南與排灣,在各自經歷生命的迴圈後,於此次演出再度相聚,將生活掏洗,去蕪存菁,引吭高唱人生的滄桑和喜悅。


編舞家/布拉瑞揚.帕格勒法 Bulareyaung Pagarlava
生於臺東嘉蘭部落的排灣族編舞家,布拉瑞揚的意思是「快樂的勇士」。
12歲立志成為一名舞者,15歲時離鄉背井學舞,在就讀臺北藝術大學期間首次編舞,畢業後成為雲門舞集舞者,巡迴全球演出獨舞。1998年獲亞洲文化協會獎學金赴紐約研習,曾為美國瑪莎.葛蘭姆舞團、臺灣雲門舞集、雲門舞集2編作,並受多個國際重要場館及藝術節邀請演出,作品深受國際喜愛並讚譽「狂野具原創性的幽默,充滿快感和驚異,令人對現代舞上癮」。
在過去的二十年中,布拉瑞揚多次受邀為國內外許多舞團編舞並演出。儘管如此,當布拉瑞揚意識到自己身為一個原住民,也是一個排灣族人時,「認同」的過程引領了他往原住民文化的路上前進,並開啟了一段新旅程,更專注在文化養份當中來創作。他決定回到家鄉,並建立了自己的舞團。


布拉瑞揚舞團 Bulareyaung Dance Company
舞團成立於2014年8月,由布拉瑞揚獲得羅曼菲舞蹈獎助金後回鄉創立。為了與有才華的東部青年工作,在甄選舞者時,未限定必須為舞蹈專業出身,許多舞者因此有著天生的身體質地,更有令人驚豔的歌聲,這也是布拉瑞揚舞團最重要且不同於一般現代舞團的特質:有聲音的身體。藉由參與生活與工作勞動,深入文化內涵,在靠山面海的自然環境裡,發展屬於原住民特有的身體表述和語彙。成立舞團,是要將原住民的孩子以及舞團作品帶到國際上,分享給更多的觀眾。
自創團以來,已發表多部融合對臺東土地濃烈情感的精彩舞作,包括創團作品《拉歌》(2015)、《阿棲睞》(2016)、《漂亮漂亮》(2016),相繼受邀至各地巡演。2017新作《無,或就以沉醉為名》於6月在雲門劇場首演。舞團藝術總監布拉瑞揚並於2017年獲邀擔任臺中國家歌劇院首位駐館藝術家。


【演出創作團隊】
藝術總監暨編舞/布拉瑞揚・帕格勒法
技術總監暨燈光設計/李建常
音樂顧問/鄭捷任
特邀演唱/Muagai 柯梅英、Senayan 賴秀珍、Ivi 卓秋琴
排練助理/周堉睿
舞者/周堉睿、許培根、曾志浩、黃韋捷、許庭瑋、陳忠仁、李奕騏、郭箏
行政/林定、薛紹君
立 即 購 票